2008年9月4日

室友

離家在外住宿的人想必都有與室友共處一個空間的經驗。我正式有室友的經驗,應該是從大學時代才開始。2004年入學西馬的博特拉大學是第一次離家長期住宿在外。我人生第一次的室友是政權和振財,無獨有偶我們三人都是同屆的中文組學生,班上八位男同學,偏偏只有我們三人有緣被安排在同一個房間。現在回想,能夠在茫茫人海中成爲同房的室友還真的不容易,有時可以說是一種巧合;也可說是一種緣分或契機。

那年跨海來到博大就學,異鄉的朋友沒有一個認識,室友則順理成章成了我在西馬求學首次認識的新朋友。那天抵達博大時,正巧我們三人都在同一天報到。來自巴生的振財是第一個抵達博大的宿舍,來自砂拉越州的我是第二個,來自馬六甲的政權則是第三個。大家選好床位,安頓好一切以後,就開始相互介紹自己。記得那時候的天氣是個炎熱的午後,三個剛考上大學的男生在博大第六宿舍的387號房間,開始正經八百的聊起來了。我們聊起爲何要選擇念中文系,爲何要報考STPM華文科,爲何要選擇博特拉大學,還有當臨教時遇到的瓶頸等事項。記得當時我們還談論過大學畢業后的出路。振財說畢業后要進入教育界當教師,我也是認爲教師是中文系最好的選擇,而政權則想從事大衆傳播的工作。現在回想這些事情都已經是四年前的往事了。現在的我已經選擇放棄了教師的工作來到台北;政權選擇在普門雜誌工作一年後再前往台南留學;結果真正做到當初所立下志願的人是振財,他現在已經是獨中的英文教師了。小時候老師都會要我們寫《我的志願》這種作文。長大后覺得志願和夢想未必就是一體的。有時志願只是一種履行社會工作的義務,因爲大學畢業了,所以才要正正經經的找份工作過一生。而夢想也許只是一種叛離社會職責的遐想,真正能夠放棄一切去踏實追求夢想的有幾個人呢?世事真的很難預測,有時我也會感到彷徨爲何當初放棄了所有而來到台北。剛進大學時所認爲的人生理想,在大學畢業后未必就會真正去落實。也許逐年的學習與知識吸取,思考也會隨著年齡成長而逐年改變吧!

我想政權和振財一定不會忘記在宿舍偷吃豬肉干的往事。那天大家聊了一些話題,結果忘了是政權還是振財(只記得那人絕對不是我!)突然掏出一包豬肉干要一起在以馬來人居多的男生宿舍“偷喫”非HALAL食品。在我原本的家鄉馬來人不是佔了多數的人口,相反華人和伊班人才是主流人口。剛開始跨過南中囯海往西馬的博大求學之前,父母就告誡我不可以在以馬來人居多的大學裏面亂説話,尤其是不要冒犯回教的敏感禁忌。父母會這樣叮囑我是因爲東馬和西馬的人口比率不同,東馬來西亞的最多人口是原住民族,而非馬來人;而西馬人口則多數以馬來人居多,所以兩地文化的不同便產生了不一樣的民族觀念,對於非回教徒的東馬原住民我們可以談論豬,可以吃豬肉;可是當我們面對回教徒的馬來人或其他種族時這些都是應該避諱的禁忌。所以當政權或振財明目張膽的公然在宿舍偷喫豬肉乾時,我還真的有點冒汗,心想如果被發現,會不會被宿舍官員記過啊?當時看到他們兩人貪婪的分享豬肉干的表情,心生一計便打算整整他們兩人。於是當他們問我要不要來塊豬肉干的同時,我便馬上以一副正經的臉孔說道:我是清真寺的MUSLIM,不可以吃豬肉。結果果然如我所料,兩人突然臉色一變,目瞪口呆,口中咀嚼一半的豬肉干差點就要從口中掉落到床鋪上。哈!別瞧他們兩人吃豬肉干那明目張膽的模樣,原來他們也有害怕的時候呢!看到他們惶恐的相信我所言,只好告訴他們我是開玩笑的,並非是清真寺的MUSLIM,他們才松了一口氣,安然若神的放心吞下口中咀嚼一半的豬肉干。

這些都是2004年發生的往事,但仍舊歷歷在目,偶爾大家同學聚餐還會不經意提起,甚至在2007年遠赴台北留學時,政權還問我有沒有重施故計去欺騙臺灣的室友說自己是清真寺的。坦白說沒有。來到台北後,再次住進宿舍,之前入學的第一位室友是在社會科學院念書的日本人,雖然我們兩人話題不多,但是在成爲室友的這些日子裏,他教會我很多獨自留學時應該如何照顧自己的方法,例如:如何在寒冷的冬天避寒等。第一次在國外度過冬天,對於臺灣氣候的變化還真的無法適應,尤其是冬天的溫度突然轉變成寒冷氣候的那些日子,還好他教導我把腳放進裝了熱水的水桶内驅寒的方法,好讓自己不會感冒。可惜我們成爲室友的日子不長,因爲後來他告訴我說厭倦了研究生的生活,於是決定回去日本準備報考公務員的考試,便倉促休學打包回國了。記得離開那一天早上我們彼此握手以示正式告別。後來的幾天,我都獨自霸佔整個二人房直到新室友的進來。新室友是商學院的在職研究生,家住新竹,已婚有一子,雖然已經拿到碩士學位,但公司還是派他工作幾年后繼續申請回到大學進修在職碩士課程。他的東西不多,每個禮拜要搭一小時車程回去新竹,所以一個禮拜只住宿3-4天,所以只在書架和衣櫥放了一些日用品而已。他知道我是文學院的研究生,而且書很多,所以主動告訴我說可以使用他的書架擺放書籍,對於他的友善真的很感恩。雖然我是文學院,他是商學院的,但我們經常討論馬來西亞和臺灣的政治話題,包括彼此兩地的族群關係,囯家認同概念,多元文化風俗等的話題。他知道我喜歡聊車的話題,所以有時我們也聊日本和歐洲的進口汽車,甚至是房地產和投資經濟話題也無說不談。由於是在職培訓班所以只要一年就可以結業然後撰寫論文,所以在暑假要結束時他也就要正式離開宿舍了。離開前他請我吃了一餐午飯,並說我和他以前在大學時代所認識的華僑不一樣,看出我是一個很愛自己國家的馬來西亞人;也很感謝我讓他知道了許多關於東南亞的事情,糾正了他對東南亞的印象,尤其是馬來西亞的多元文化和族群,讓他真正了解了馬來西亞這塊土地的魅力,離別時還告訴我說下次要帶家人來馬來西亞遊玩,我回答他無任歡迎。

秋天入學,夏天暑假,屈指一算我在臺北也度過了將近一年。雖然每個學期都在更換不同的室友,但是能夠認識到不同地區的新室友還蠻開心的,因爲可以讓我了解到不同地區的文化風俗,這是爲何我不搬離宿舍到外找房子的原因之一。我的性格就是有點好奇,很喜歡了解不同的人,還有不一樣的文化考察和體驗。晚上隔壁房修讀政治所的朋友說他新來的室友是個畢業自清華大學的北京人。我還真有點嚇到,沒想到小馬哥上任總統后,連中國大陸的文憑也開始在臺灣正式受到承認了。我的第一個室友是日本人,第二個室友是臺灣人,不知道第三個室友會是什麽人呢?還蠻期待下的。


引自:野孩子的詩語錄 室友

4 回复:

鱼子鸦 说...

哈,那还真是一辈子的回忆呐!所以,至今看到肉干还是会想到诗兴。

站长 说...

取自生活的点点滴滴,最能牵动人心,引起共鸣。好~~!!

(兴,我知道你可怜的室友不只被你捉弄一次哦,哈哈)

吵吵的秀芬 说...

哈哈,诗兴,要不要我们帮你投稿去那南洋或星洲?

秀音 说...

哈哈哈,你写的肉干差一点从振才的口中滑落那一幕很传神,我可以想象到才哥当时的样子。
可是振才在第一次介绍自己的时候难道没用广东话来演绎他的名字吗?“你好,我姓你,叫你蠢材。”哈哈哈哈哈哈哈!!!!

Template by - Abdul Munir - 2008